一个细节让手脚不再麻木,祖母自制圣诞节曲奇重回餐桌

2017-03-15 16:01 评论 0 条

2008年12月的一天上午,M.D. Anderson 癌症中心的大楼里到处洋溢着圣诞节和新年的气氛。Dr. Kavanagh的门诊迎来了一位卵巢癌患者。颤颤悠悠的F女士今年78岁,此次就诊是为了接受手术后的第5次化疗。这一次她显得比前几次来门诊都要开心。1周后的圣诞节,她的3个女儿将会带着8个外孙外孙女,分别从达拉斯,圣路易斯和迈阿密赶来,陪着她一起过平安夜。她上一次见到这些孩子们是1年前的圣诞节。今年因为生病了,她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更渴望孩子们的到来。

聊天的时候,F老奶奶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她说,最近手麻得厉害,今年恐怕没法给孩子们准备Cookie了。她是老人家嘛,已经78岁,手麻手发抖也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我们几个学生当时听了这句话都没太在意。这个主诉引起了Dr. Kavanagh的注意,当老师问我们,F女士为什么手麻,该怎么办时都是一愣。Dr. Kavanagh说,你们忽略了手麻也是化疗的副反应,是神经毒性的一种,和她用的紫杉醇类化疗药有关系,不仅手麻,有时候也会出现脚底麻木的现象,严重时会出现走路不稳甚至摔倒。Dr. Kavanagh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一位祖母因为手麻不能给孙女做Cookie,这个化疗方案就不适合她,我们要帮她调整方案,选择神经毒性小的化疗药物,同时使用营养周围神经的药物,让老人家还能够给孙女们做Cookie。那一周的业务学习,Dr. Kavanagh给每个学生布置的作业就是模仿各种化疗副反应可能出现的体征,来加深印象。

虽远隔千万里,地球两端的肿瘤医生们心中对患者的牵挂和关爱却是无比的一致。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科二病房,有一半以上是妇科恶性肿瘤患者。病房大组长温宏武教授为她们选择方案时,在保证疗效的前提下,最先考虑的是患者的经济状况,他总是告诉患者们在选择化疗药物时要量力而行,而不是一味追求高、大、上的昂贵方案和进口药物。肿瘤大家们传授给我们的除了专业知识,还有对患者深切的关爱。

时隔8年了,Dr. Kavanagh说过的话“言犹在耳”,也是我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科二病房带领住院医生和实习学生们教学查房时经常会讲到的一个故事。作为老师,形象生动地举例说明,寻找合适的教学方法对于年轻医生的培养至关重要。我希望她们也能理解我转述Dr. Kavanagh这个故事的良苦用心,那就是我们要注意倾听,善于发现问题,不能忽视患者细微的症状和体征;要用知识武装自己,为每个患者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

2016年岁末的一天凌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科二病房一位卵巢癌手术后2周第1次化疗后2天的患者HJ女士因突发心慌不适,大汗淋漓高热急诊入院。询问病史发现HJ女士化疗后因为恶心呕吐连续2天在家都没有进食,出现了低血糖和电解质紊乱。在除外了器质性问题,补液支持治疗2天以后情况好转。住院总告诉我,HJ女士觉得化疗副反应大,以后再也不想打化疗了。查房时,我们仔细讨论了HJ女士的治疗方案,是常规的一线化疗方案和剂量,也预防使用了止吐药物,可是化疗第一天她还是有恶心的不适反应。讨论中,我们达成的共识是在常规使用止吐药物的基础上,还需要个体化,需要想着充分的预防用药,避免恶心、呕吐等消化道副反应,避免患者对化疗时消化道副反应的“心里期待”,影响对继续治疗的信心。对于肿瘤患者的化疗,不能只关注白细胞减少、血红蛋白降低和血小板减少这些骨髓抑制副反应的预防,还要注意消化道副反应、神经毒性,更要时刻警惕化疗药物的过敏反应。当然也不能忽略化疗引起脱发以后患者心理方面的安慰,于细微之处见深情,是肿瘤医生在保障医疗安全前提下人文关怀的真切体现。经过查房时的仔细分析讨论和沟通,HJ女士又对继续治疗恢复了信心,一周前她按期顺利完成了第二次化疗。

老百姓对有着百年历史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认可的原因之一是“北大医院是平民医院”,平价的药物和诊疗费用,平易近人的专家教授,平行国际领先水平的理念是我们的软实力,也是我们北大医院人的人文情怀。我们向患者们传递着信息,那就是我们关注着她们的每一个细微的不适,想她们所想,用专业的知识来解除她们的困扰。在治疗身体疾病的同时,更好帮助她们回归正常的家庭和社会生活是我们不变的初心。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一个细节让手脚不再麻木,祖母自制圣诞节曲奇重回餐桌 | 重庆华西妇产医院
分类:行业动态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